首页 > 当代名人
马淑英与中国核潜艇之父彭士禄
人气:726  时间:2017/7/5 15:52:38  

马淑英与中国核潜艇之父彭士禄

彭士禄,广东汕尾市海丰人,核动力专家,中国第一艘潜艇总设计师,被誉为“中国核潜艇之父”。作为革命英烈彭湃的儿子,他的一生是为祖国无私奉献的一生。他在夫人、营口人马淑英的支持与帮助下,在核电领域取得了无数令人瞩目的成就,而他与夫人相识、相知、相爱、相守的故事也广为流传。

 

 

 

    1953年春季的一天,作为中国驻喀山留苏学生党支部书记和学生会主席的彭士禄,突然接到一封来自中国驻苏大使馆的电报,让他到车站接一位名叫马淑英的中国女留学生。

    火车徐徐地驶进了站台。站台上,大家正在忙碌地搬运行李。忽见一位年轻漂亮的中国小姑娘,手里拿着一封电报在焦急地问着过路行人:“哪一位是彭士禄?”由于坐了许久的火车,小姑娘的神情看上去有些疲惫,但仍然语言得体,姿态端庄。

    “热烈欢迎你,小马同志。坐了这么久的火车一定很累吧?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到喀山化工学院院长办公室报到……”随着亲切温馨的问候语,只见一位身材瘦小、淳朴而又精干的青年才俊,操着浓厚的广东口音走上前来与这位叫马淑英的小姑娘紧紧地握手。

    接站的青年就是彭士禄,这次接站是彭士禄一生中永远难忘的时刻。后来,每当谈起此事,他总是充满激情地说:“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幸福情感!”

    第二天一早,彭士禄和马淑英在喀山化工学院门前的街心花园见面了。彭士禄热情地向小马介绍喀山化工学院的情况,小马向彭士禄汇报着自己的履历、家庭及思想情况。

    彭士禄带着小马一起来到了喀山化工学院院长办公室。院长亲自接见了这位只有18岁的美丽的中国小姑娘。“美丽的中国姑娘你非常可爱,相信你一定能够出色地完成学业。”院长充满期盼地对她说。

    彭士禄和马淑英的初次接触,双方彼此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知是前世姻缘今世续,还是我们今世注定的缘分。”每当此时,彭士禄的脸上总会洋溢起幸福的神情。

 

 

 

    马淑英被分配在喀山化工学院有机系的一个班里。这个班只有她一个留学生,其他都是苏联学生,因为她年纪小,长得又娇小、聪慧,苏联同学们都对她非常热情、友好。她不仅学习好,俄语讲得好,而且还能歌善舞,可谓才貌双全,很快她就成了许多男生眼中的焦点。

    这期间,彭士禄常与马淑英在图书馆的红角里看书,找机会多与小马接触。彭士禄已从心底里喜欢上了这位美丽聪慧,学习好,思想单纯,积极要求进步的中国东北小姑娘,还为她取了一个美丽的俄文名字:“玛莎”。

    彭士禄是留苏学子中有名的才子,有着诙谐幽默的谈吐,旁征博引的学识……这一切,都深深地吸引着马淑英。他们从家乡谈到苏联,从所学专业谈到各自的理想,天南地北,海阔天空。转而,他们又从“阿芙乐尔”号巡洋舰上的炮声,到攻克冬宫;从康拜因,到集体农庄;从卓娅、保尔、青年近卫军,到卫国战争、斯大林格勒(现为伏尔加格勒)保卫战、朱可夫元帅……他们无所不谈。

    兴起时,就亮开嗓子,高声诵咏普希金的诗;有时,谈俄罗斯文学,谈托尔斯泰、屠格涅夫、契诃夫。更多的时候,是马淑英在歌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红莓花儿开》《小路》《三套车》……

  彭士禄不会唱歌跳舞,就在一旁当吹鼓手,他拉起自己制作的二胡为马淑英尽兴地伴奏。

    有一次,彭士禄拉着自制的二胡和马淑英沿着校园旁的小河,一路唱着、跳着走去。他们由衷地朗诵了毛主席关于鼓励青年奋进的名句:“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中国的前途是你们的,世界的前途是你们的,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马淑英被感动了,面朝东方,向毛主席致敬!

    许多年以后,历经岁月磨砺,当年风华正茂的年轻学子——彭士禄、马淑英,已韶华不再,当他们回忆起留苏的激情岁月,一些曾经的画面已渐渐模糊。但是祖国的嘱托与呼唤却让他们始终难以忘怀,那句曾经激励了无数人成长的名言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清晰:“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对于我们只有一次。一个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曾是那个年代中国青年的集体座右铭,更是留苏学子奉献祖国的真实写照。

 

 

 

    尽管已深深地感觉到了彭士禄对自己的感情,但马淑英却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躲避着彭士禄。其实,马淑英打心眼里崇拜并尊重这位大她9岁的学长、兄长。他人品好,憨厚淳朴,心地善良;他学习刻苦,有着超凡的才华与才干;他还有卓越的组织领导能力,当时是整个喀山城(包括喀山化工学院、喀山航空学院和喀山医学院)中国留学生总会的党支部书记。

    面对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彭士禄,马淑英觉得自己不能和他谈恋爱,结为夫妻。他是革命英烈彭湃的儿子,与他相比,自己的家庭与他门不当、户不对啊。

    一个秋日的晚上,彭士禄和马淑英一路向莫斯科的郊外走去。他们走过用木楞子做围墙的村庄,走过因收割过、散发着金色郁香的田野,走在星空下,走在月色里。

  “你为什么要追我啊?咱们门不当户不对呀!”马淑英终于鼓起勇气问了出来。

    “家庭出身不是由个人选择的,但走什么路是由个人选择的。我爸爸是大地主出身,可他把自己家的地契烧了,分给了农民,成为一名坚定的革命者。你虽然出身不好,但你积极要求进步,思想向上就是好的。我看重的就是你这个人,你心地善良,性格开朗,学习优秀,为人厚道,我就认定了。”听着这些浸透着真挚情感的话语,马淑英开始认真考虑了,她写信给远在广东任海军军医的姐姐求助。姐姐的回答是肯定的:“只要你们真心相爱,‘门第’不应成为障碍。”

    姐姐一锤定音了,一位是革命烈士的后代,一位是温婉的平凡女子,他们真诚地相爱了。1958年,彭士禄和马淑英回到祖国,在北京喜结连理。

 

 

 

    回国后,彭士禄被分配到北京原子能研究所工作,马淑英被分配到北京化工学院做教师。1959年,前苏联以技术复杂,中国不具备条件为由,拒绝为研制核潜艇提供援助。毛泽东主席豪迈地提出:“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彭士禄和他的同事们深受鼓舞,决心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尽早将核潜艇研制出来,而夫人马淑英对丈夫的事业则是鼎力支持。

    “一声令下,打起背包就走。”彭士禄奔赴祖国大西南,参与筹建中国第一座潜艇核动力装置陆上模式堆试验基地。而夫人马淑英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不顾自己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毅然放弃深爱的教育事业,带着自己未成年的儿子和女儿来到陆上模式堆建设现场,来到长年潮湿的山沟,与丈夫一起加入到基地建设工作中来。

    当马淑英要离开化工学院跟随彭士禄奔赴祖国的大三线建设时,学生们舍不得敬爱的马老师。离别之时,很多学生都来给马老师送行:“老师,您能不能不走,继续给我们讲课呀!”学生们哭着跟她拥抱,久久不肯放手。“如果当初她不离开学院,那她一定会成为学院最优秀的院长。”化工学院的老院长回忆道。

    为了提升功率,彭士禄和马淑英把整个身心都扑在了模式堆上。家中扔下只有10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托邻里照管。8岁的女儿突患肝炎住进了医院,而日夜都在核动力堆上拼搏的彭士禄夫妇俩却不能守护,马淑英好不容易才挤出一点时间来看女儿,而女儿却轻轻地对妈妈说:“妈妈,别告诉爸爸我生病了,等7.18试验成功了再告诉他。”望着女儿瘦骨嶙峋的小脸儿,马淑英不觉潸然泪下。

    陆上模式堆试车期间,马淑英不顾自己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坚持在核潜艇狭小的空间里爬上爬下,和树脂组的同志们一起安装离子交换柱所用的树脂,细心地进行水质分析,令同事们佩服不已:“如果说,陆上模式堆工程对于我国核动力工程意义非凡,彭总责任重大,劳累自不必言。那么,马大姐的辛苦,也不在彭总之下。当时的基地无论是工作上或生活上的客观条件都非常艰苦,他们一家和大家一样住‘干打垒’平房。在单位,马大姐任室领导工作,还要做好政治思想工作以保证各项专业技术工作满足工程的需要。在家,她既要照顾好彭总,又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油盐柴米……洗衣、做饭,事事都要自己干。特别是她自己身体有病,后来女儿也生病的情况下,她可谓是难上加难。我们都担心她能不能挺得住。每当我们问她时,她却总是非常平静地告诉我们她是怎样安排的。马大姐的平静让我们看到的是她的坚强,是面对困难的无所畏惧,是对彭总工作的强力支撑,是对事业的忠诚之心……”

 

“第二夫人”

 

    马淑英性格温柔,知书达理,热情有加,做事考虑周全,细致入微。因工作出色,获得过“国家科技情报成果一等奖”等很多奖项。在语言上又有着过人的天赋,会德语、日语,精通英语、俄语。她还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把家治理得井井有条。周围的同事都很尊敬她,爱戴她,喜欢称她为马大姐、马老师。

    作为自己工作和生活上的臂膀,彭士禄更是对夫人有着深深的感激之情。“她参加并见证了中国第一代核潜艇动力装置反应堆启动和达到满功率的全过程,她是我身后真正的无名英雄。”彭士禄深情地说。

    然而马淑英深知,尽管几十年风雨相伴,事业总是丈夫的第一生命,爱情是无法与之竞争的。在许多年后的一天早晨,马淑英看彭士禄在床上发愣,便问他在想什么,他说:“我在想我的第一夫人。”马淑英说:“我吗?”彭士禄马上说:“不,我的第一夫人是核动力。” 马淑英说:“好,这个我让。第二夫人该是我了吧?”彭士禄打趣地说:“第二夫人是烟酒茶,第三夫人才是你。”只见马淑英眉头一拧,彭士禄马上改口说:“好好好,玛莎(马淑英留苏时的俄文名字)即刻升为第二夫人!你对我的事业没说的。”于是,彭士禄有三位“夫人”的故事由此传开。

    这对科学家的爱情,不仅有碧桃花下、新月如钩的浪漫,更融合了两人心有灵犀的默契与坚守。共同的信仰与追求,志同道合的执着精神,成就了他们可遇不可求的旷世情缘。

    2011年,马淑英因心脏病突发仙逝。她的离世,是彭士禄的最痛。他对夫人的思念依旧在岁月的轮回中静水流深,生生不息……

 

    彭士禄(1925.11.18-),广东汕尾市海丰人,核动力专家,中国第一艘潜艇总设计师。革命英烈澎湃之子。1956年毕业于莫斯科化工机械学院,后又在莫斯科动力学院核动力专业进修。1958年回国后一直从事核动力的研究设计工作。1958613日,在北京与留苏同学马淑英结婚。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主持了核动力装置的论证、设计、试验以及运行的全过程。80年代初,提出了大亚湾核电站的投资、进度、质量三大控制,为大亚湾核电站的上马打下了良好基础。1985年,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996年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技术进步奖。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

    马淑英(1935.1-2011.10),19351月生于辽宁省营口市。1952年毕业于吉林省立长春中学,因学习成绩优异被保送到留苏预备部学习俄语一年,1953年赴苏联留学时与彭士禄同在喀山化工学院学习,1955年转至莫斯科门捷列夫化工学院,1958年以全优成绩毕业,获优秀化工工艺工程师证书;回国后,先在北京化工学院任教,后来被调从事核潜艇有关的技术研究工作,任研究室主任,高级工程师。曾与他人一起获国家科技情报成果一等奖,个人曾获部级科技进步三等奖和优秀科技情报成果奖等。

  (作者:黄旭  整理  单位:营口市史志办公室)


评论内容0 日期
暂无相关评论
评论内容 * 
       注:所有评论通过审核后才会被公开。
更多>>   

2017年6月22日刘云山同志到营口调研

·2009年7月7日习近平同志到营口调研
·2007年4月27日李克强同志到营口调研
·2012年6月29日至30日李长春到营口视察
·2008年12月12日胡锦涛总书记到营口视察
·1958年9月25日邓小平到盖平县视察
·国务院副总理王任重到熊岳视察省农科所
更多>>   

关于保护、开发和利用营口西大街的建议

·关于保护利用日军侵华遗址、遗迹的建议
·关于更改机关作息时间的建议
·以“雷锋在营口”服务精神文明建设
·留住“雷锋”,营口应有作为
·牛庄俱乐部旧址可改建雷锋纪念馆
·建议把营口建成全国学雷锋基地
更多>>   

最早进行水稻节水栽培试验的乡

·最大的国营现代化养鸡场
·最大的冷饮专业村
·第一个人参果基地
·第一颗中国乡镇之星
·营口市最早修建的烈士纪念碑
·入选“300名著名抗日英烈”的营口烈士
友情连接: 中国营口门户网站  营口新闻网  营口市文广局  营口市档案局  营口市博物馆  辽河文学论坛  中国营口网  中共辽宁省委党史研究室  营口春秋网  大辽河摄影网  益农信息网  辽宁记忆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中国图片链 
主办:营口市史志办公室 联系电话:0417-2823748 ICP备案:辽ICP备06007808号
电子邮件:ykshizhi@163.com
本网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 分辨率:1024 x 768